比特币3.6万美元,引来冒险的九城,股价两天涨116%

文 | AI财经社 冒诗阳

编辑 | 孙明

第九城市终于找到能让公司股价短期暴涨的题材。

1月4日,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第九城市(NCTY.US)在官网发文,宣布将建立数字货币矿机群组,目标是“构建运营并达成成为全球最高的数字货币算力占比的数字货币挖掘业务”。于是在当日及次日两个交易日中,第九城市股价分别上涨87%、29%。

去年至今,比特币价格从2020年3月的5000美元上下攀升至3万美元以上。截至1月4日,比特币单价3.4万美元,市值6150亿美元左右,占加密数字货币70%左右份额。数字货币连续暴涨,北美多家上市公司入局,且都获得资本市场认可,这些都诱惑着在北美因市值过低而面临退市风险的第九城市。

失去网游抓手后,第九城市近两年相继绑上充电桩、新能源造车、区块链等多个概念,但经常无疾而终,如今趁热“挖矿”,难度可想而知。

此外,如今的币圈已是人强马壮,从上游到下游均走向专业化,已不是小白的淘金之地。于是在故事的另一面,第九城市股价暴涨的两日中,股票换手率分别高达631.3%和302.4%,成为其币圈故事的魔幻注脚。

第九城市的概念游戏

第九城市曾是国内最大的网络游戏开发商和运营商之一。2002年成为网络游戏《奇迹》在中国大陆的独家代理商,2004年起第九城市(下称九城)依靠代理《魔兽世界》红极一时,并于同年登陆纳斯达克。然而,2009年失去魔兽代理权后,随后十年间,九城虽然相继代理《卓越之剑》、《至尊》、《激战》、《仙境传说2》以及Firefall等国外的网游IP,但运营上并不成功,期间唯一一次在游戏世界里引起关注,是2017年11月,旗下子公司将《穿越火线》全新手游授权给阿里游戏独家发行。

九城曾多次尝试拓宽领域,近几年中,投资者几乎能在每一个热门概念下看到这家公司。2018年,九城与多家区块链技术公司签定合作协议;2019年5月,九城宣布旗下子公司与充电设备运营公司深圳驿普乐氏设立合资公司;同年6月,九城宣布与法拉第未来(FF)建立新能源汽车合资公司,后又宣布入股电动车动力电池及电控厂商科信动力等。

然而,这些变数横生的合作,没能挽救九城一落千丈、低位徘徊的股价。失去《魔兽世界》代理权后,九城股价从历史最高点每股153.98美元,降至2美元区间。过去一年中,九城股价最低点为2.04美元。

与此相对应的,是过山车一样的业绩。根据财报,2020年前六个月,九城净利润4.48亿元人民币,去年同期则净亏损5004.18万元。

2020年11月12日,九城市值因连续30日低于3500万美元的最低市值要求,接到纳斯达克警示函,这意味着九城若不能在未来180天内有至少连续10日以3500万美元以上的市值收盘,则面临退市风险。按其总股本粗略计算,这意味着期间其每股价格需维持在约3.97美元以上,但在“挖矿”消息公布前的一个交易日中,九城收盘价3.54美元。

“宽限期”大致到在今年5月11日,距今还有4个月。对于九城而言,“挖矿”既是果敢行动,也是救命稻草。九城需要一个题材保壳,从去年10月起连续上涨的比特币乃至加密货币行情,成为最好的概念。

“‘挖矿’并没有什么技术门槛。”一位数字货币从业者告诉AI财经社,在九城的上市地北美,多家上市公司依靠投资加密货币而拉动股价。

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数据库软件公司微策投资(NASDAQ:MSTR)。AI财经社了解到,该公司在去年7月、12月相继买入比特币,其持有比特币数量约40824个,“炒币”带来的账面收益,已超过该公司过去五年的净利润。这期间,该公司股价从去年7月的110-120美元区间,窜升至1月5日收盘时的428.6美元。

与微策在二级市场直接“买币”的方式不同,在比特币价格处于高位的情况下,第九城市试图直接进入一级市场“挖矿”,数字货币已成为一门需要较高经营门槛的“手艺活”。

九城“拿下”币圈不容易

微策与九城的不同选择,代表了加密货币的两种典型“玩法”。

相比而言,九城建立数字货币矿机组群,更像是对挖矿业务长期收益的布局,这与九城拓展业务边界、建立稳定可预期收益方向的需求相吻合。然而,事实并不如此简单。

AI财经社发现,在九城宣布涉猎挖矿业务的公告中,提升市值意图明显。这体现在“远景”上,九城“期望达成的目标是贡献比特币全球算力的8%-10%,以太坊算力的10%和Grin算力的10%”;还直接体现在对合作方的激励方案上,“合作方除了在签约后获得九城A类普通股外,将分四期获得九城认股权证。认股权证分别在九城市值达1亿美元、3亿美元、5亿美元及10亿美元时生效。”

要达成这样的远景并不容易。按照协议,当所有认股权证行权完成时,九城将收到总计共3400万美元投资款。“3400万美元不是很大的钱。”上述数字货币从业者告诉AI财经社,在火爆行情带动下,新进场者、重新入局者越来越多,想在这样的行情下占据第一的市场份额,除了合作方的投入外,九城需追加更多投入。

然而,以九城的财务状况,依靠自身很难支撑更大规模的投资。根据九城财报,截至2020年6月底,公司拥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5794.29万元人民币(约合897.5万美元)。此外,对于上市地位面临威胁的九城来说,发债、融资等手段能获得多大空间还很难说。

更重要的限制来自于行业,数字货币价格的暴涨带来了一个悖论。

AI财经社了解到,衡量挖矿收益的关键指标主要为矿机采购成本、币价,以及矿机算力与耗电量的比值。采购成本是一次性固定资产投入,算力决定了这台矿机理论上多长时间可以挖到币,而耗电量则直接影响运营成本。

图/视觉中国

所以在币价较低时,大功耗、低算力的老款机器暂时退出,但当币价暴涨至一定关口,不仅新入局者会增多,新的回报率下,市场上现存的很多耗电量较大关停的老款矿机,例如蚂蚁S9等也可以开始工作,这些都会提升整体算力,从而提高新入局者占据算力份额目标的难度。现在显然已经到了这一关口。

数字货币发展至今,经历了多轮牛市与熊市的更替,从机构到个人,“埋伏”在挖矿这一数字货币的一级市场中的老矿工不计其数。一位向数字货币业务提供金融服务的行业人士告诉AI财经社,即便价格暴涨,但在目前行情下,新矿工的回报周期普遍按照2-3年来计算。

新入局者已经开始涌现。“由于芯片等供应限制,矿机的买卖一直是‘期货’,需要大约半年的交货周期。”上述从业者告诉AI财经社,“现在挖矿在北美市场行情火爆,今年5月以前的矿机订单都拿不到了。”

事实上,为了拿到矿机,九城已有布局。在九城挖矿的“合作方”中,孔剑平曾是国内矿机三大制造商之一嘉楠耘智的合伙人、执行董事兼董事会负责人之一。按照公告,孔剑平表示将协助九城购买“Avalon阿瓦隆、Antminer蚂蚁、Whatsminer神马和Ipollo菠萝”等矿机。

“孔剑平是行业里的老人,九城真心合作的话,他可以帮助九城少走不少弯路。”上述数字货币相关金融业者告诉AI财经社,但如今的币圈,已不是小白淘金圣地,业务执行能力,以及设计金融方案规避风险的能力,都决定了能否在行业中生存。

比特币暴涨,入局需三思

事实上,暴涨的数字货币背后,是国际投资机构的涌入。数字货币已经形成了从最上游的挖矿,到风险管理能力,再到交易等分工逐渐明晰、愈发专业的环节。

在最上游的挖矿端,矿机本身的更新换代已经相对较慢。上述从业者告诉AI财经社,目前比特币的矿机技术进步趋缓,淘汰速度较慢,以太坊的矿机还存在一定升级换代的不确定性。但整体而言,矿机本身最大的约束在于产能,而非技术进步。

在此情况下,影响上游最关键的因素变为电价。于是,为降低运营成本,挖矿正在变成一项需要“全球视野”的生意。以比特币为例,根据剑桥另类金融中心去年二季度设计的比特币采矿地图,中国算力占比约 65%,但比上一年下降10个百分点,更多矿工开始向电价更低廉、电量提供更稳定的地区转移,比如北欧、哈萨克斯坦、俄罗斯西伯利亚等地。

此趋势下,新入局者多来自欧美,其中不乏北美上市公司。公开资料显示,美国上市公司Riot Blockchain分批向比特大陆预定超过3万台 S19 系列矿机,同为上市公司的Marathon去年8月起分批向比特大陆购买 超2万台矿机。过去12个月中,Core Scientific则在去年累计购入S19系列矿机 76024 台,这家公司还拿下美国 5 个城市的廉价电力,项目总占地面积超过了 600 多亩,可谓来势汹汹。

图/视觉中国

上游众多的竞争者,使得挖矿生意变得更为专业,需要更强的风险管理能力。

“经营者需要知道什么时候存币,什么时候卖掉,这里面需要考虑的问题很多,要综合考虑对币价的预判、企业的经营需要等等。”上述数字货币金融服务业者告诉AI财经社,有的企业需要交电费,需要流动资金来补充经营需要、采购新机器扩大规模等,都需要向外卖币,但币价走势与流动资金的需要在时间点上经常是错位的,这就需要更高的管理能力,“有时候还需要套期保值等金融服务。”

这样一来,挖矿逐渐变成一门高投入,且依赖于管理能力的“手艺活”。

“亚洲币圈的基础设施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上述数字货币从业者对AI财经社表示,在行业下游,币圈的交易依赖于一系列法规、基础设施,比如托管平台、交易平台,以及法规等,这些在亚洲还不完善,“这些基础设施正在逐步建立,新加坡、中国香港等地已经开始完善。”

专业度提升的趋势下,外界预计更多的亚洲机构会参与其中。

但对于第九城市而言,能否具备当今币圈经营管理的专业度,公司能否提供或募集足够的资金支持挖矿投入,对于挖矿的回报周期又是否能解九城燃眉之急,更重要的是,数字货币能否延续目前的走势,都是其面临的问题。

对于上市公司而言,成长性、稳健、可预期是衡量其业务的关键指标,挖矿这门生意显然很难具备。从网游到挖矿,第九城市正在冒一场无奈之险。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